《王妃总是要逃跑》吃猫条的豆沙小说最新章节,顾浩,姜离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总是要逃跑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吃猫条的豆沙

简介:重生+团宠+王妃,她是一国公主,突然的疾病却让她愈加肥胖
她沉迷玩乐,放着团宠不做,错爱小人,惨遭背叛,最后暴尸荒野……
临死前才知道,自己是被枕边人下了毒!
天不亡她,她重生到三年前!
她发誓定要让小人付出代价,且看她如何脚踩渣男,手撕白莲花!
众人只知,往日玩世不恭的公主突然博览群书,绝世美颜让人赞叹不已! 
只是……身边的这个王爷是怎么回事?
“王爷!王妃又跑了?”
“什么?还敢跑?腰还是不疼了!”
沐兰芷看着眼前逮住她的人,思绪万千:失算了失算了!
只听王爷开口:“是你先招惹的我,怎么?现在还想逃跑?”

角色:顾浩,姜离

王妃总是要逃跑

《王妃总是要逃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重生

沐灵国,公主府。

沐兰芷一身布衣,肥胖的身体坚难地蜷缩在柴房的角落瑟瑟发抖,一对美眸空洞无神,赘肉横飞的脸上毫无生气。突然,柴房门被推开,猝不及防的光亮让她睁不开眼睛。

“哟,这不是我们的公主殿下吗?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此时对着沐兰芷冷嘲热讽的是府里的小妾,杨媚儿。

沐兰芷怨恨地看了她一眼,一字不言。

对于沐兰芷的态度杨媚儿很是生气,她扫了一眼旁边因承受不住重力而变得稀碎的板凳,忍不住嗤笑出声:“噗,快看看啊,我们的公主殿下真高贵!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也配做公主?真是苦了浩升!”

杨媚儿口中的浩升是她的青梅竹马,是她如愿以偿要嫁的人,如今却让她毫无尊严!

看她仍然一言不发,杨媚儿反倒冷笑道:“不急,反正你马上就要上路了!哦对了,你可要安心地走啊,毕竟让我来送你的,是你的驸马,顾浩升!还有哦,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肥吗?”

沐兰芷扭过头,并不打算搭理。不过是她没有节制,吃的太多导致的。自从她及笄,她就变得好吃懒做,尤其是嫁给顾浩升之后感觉更甚,她觉得是自己嫁给了所爱之人,才安心享乐吧!

“其实,是浩升每天忍着厌恶去见你,在你的饭菜里加了点东西呢?而且,还是我出谋划策的呢!再传一下你的谣言,有些人就相信了,公主不但脾气暴躁,像个泼妇一样,还整天花天酒地,恶心至极!”

杨媚儿看到了沐兰芷眼中的惊愕,得意地笑了笑。

本以为他只是虐待她,没想到他早就起了杀心!她早就进了他的圈套,成为他阴谋中的棋子!

“放肆,你就不怕父皇母后向你们问罪吗!”沐兰芷怒声呵斥。父皇母后不会这样让她惨死,他们不可能会做的滴水不漏,只要有蛛丝马迹,父皇他们一定可以查出真凶!

杨媚儿像是听到笑话一样,直接笑出了声:“全天下都知道公主相貌丑陋,现在又得了风寒,如果说公主去恒丰国求医,却因为意外在路上暴毙,你说,又有多少人会不信呢?”

就对她厌恶到这种地步吗?怪不得,说什么只想过两人的日子,不让她随身带着侍从让他有压力,原来都是骗人的假话!她听信了他的谗言,临死却变成了孤家寡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也是,他怎么会看得上她这么丑的人呢?让全天下人都认为,她这个公主嫁给他是委屈他,她就应该任劳任怨!真是好心计啊,利用她的信任,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

杨媚儿很是满意沐兰芷现在的反应:“沐兰芷,你真是可笑!连他爱不爱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公主府也没有办法守住,反而拱手让人。呵,我要是你,才不会这么憋屈地待着,早就自己撞死了!”说罢,她拍了拍手,几个壮汉闻声走了进来:“走远一点,记得让公主多看看最后的风景!”

沐兰芷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脑海中幻想着顾浩升此时高兴的表情,如同毒刺一般插在自己的心脏上。人都怕死,她也是,她以为只要自己坚持坚持,他就会心软,会顾及往日的情分放过她……

几个壮汉面面相觑,又看向杨媚儿,见杨媚儿的眼中有些不耐,便强行把沐兰芷拖到了后门早已等待多时的马车上。

冰冷的雪花落在了沐兰芷的脸上,寒风吹着她的身影,马车上已经有了一层堆积,她光着脚踩在地上,一步一步如履薄冰,冰冷已经刺穿了心脏。衣衫褴褛不堪,白皙的皮肤露着,整个人像刚灌好的肥肠,憔悴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眼里却带着几分泪光。那落魄的样子,就算有人看到,又有谁能够想到这是当今公主,这公主府的主人!

杨媚儿目送着马车离开,立刻扫了扫身上的华服,像是沾上了脏东西一样,看着外面的雪打了个哆嗦,又立刻回去了公主府。这来去自如的样子,仿佛早就习惯。

马车缓缓地行走着,沐兰芷却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几个壮汉都有些无地自容。“对不住了公主,我们也是拿钱办事,下辈子,记得嫁个好人吧!”虽然这位公主相貌丑陋,但却是和蔼可亲。外人只知用外表评价一人,又怎会仔细思考呢?

沐兰芷摇了摇头。顾浩升是父皇侍从的儿子,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没有沐兰芷,顾浩升顶多继承父业继续做个侍从!她知道顾浩升从小就自卑,因为她的身份,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在她眼里,顾浩升温柔又体贴,因为自己的逐渐肥胖,所有人都嫌弃她,只有顾浩升不离不弃,还在关心她。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浩升竟然对她恨之入骨,她以为的关心,竟是披着面具的虚伪之意!

不知走了多久,周围变得只剩下披着白雪的枯树,树的枝杈毫无忌惮地伸展,只能勉强看到灰白色的天空。沐兰芷下了马车,满眼的荒凉让她的心又冰冷了几分:暴尸荒野?她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冰冷的白绫在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了几道红痕,沐兰芷笑了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眼角的泪滴在了雪地上,晕染出一朵朵小花……她后悔了!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她一定要让那些伤害她的人生不如死!

“听说墨语国的三王爷长相极丑,所以才被送来当质子的!”

“不是听说长的祸国殃民吗?你们从哪里听说的?”

“公主殿下还没醒呢!你们都小声点,不然都吃不了兜着走!”

沐兰芷是被吵闹声吵醒的,隐约中听到的“墨语国”让她不解。她竟然没死?难不成那荒郊野岭还有好人路过?

“公主,今天墨语国的王爷来,您不出去看看吗?”门外有人敲门道。

听这声音,像是姜离!沐兰芷猛然坐起,这才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明明,是在宫里!墨语国的王爷?沐兰芷立刻跑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人大惊失色:这明明是三年前的自己!

只是……

沐兰芷捏了捏脸上的肉,皱了皱眉。三年前自己就已经中毒这么深了,她都忘记了,自己以前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沐兰芷愣了愣,上天真的给她一次机会,她不能白白浪费!“等等我,我马上去!”

上一世的这天,她选择了拒绝,瞒着所有人只为和顾浩升能偷偷在一起!这一次,她就放了那个人的鸽子!

姜离道了声是,便推门而入给沐兰芷梳妆打扮。她即是公主的侍卫,也是公主的丫鬟,同样地,还有沐笙与御前带刀侍卫沐寒。

十六岁的年纪,本应该是风华正茂,美色正盛的时候,而她,却被那小人下了毒,变成如今这幅鬼样子!呵,她绝对会让那些人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公主殿下!”姜离张了张嘴,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开口:“怎么感觉,您的眼神,好像比以前坚定,成熟了?”她自小被训练不能多嘴,但今日看到公主的眼神,着实让她忍不住:因为那眼神,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

“有吗?”沐兰芷笑了笑,眼里带着几分调皮,让姜离有一瞬间有些恍惚,怀疑自己看错了。

姜离费力地勒紧沐兰芷的腰带,为自己刚刚的失礼感到尴尬。

经历了那样的事,她怎么可能还像小孩子一样懵懵懂懂?以前是她不懂事,因为执拗让爱她的人心冷,让不爱她的人得偿所愿。

打开门,门外也是下着雪,只不过这次并没有那么凄凉,反而带着几分暖意。沐兰芷望了望天空,听着周围丫鬟的嬉戏打闹,那颗冰冷的心也得到了温暖。

“公主殿下终于醒了,我们还要赶紧去街上瞧呢!公主可以去大殿等着!”其中一个丫鬟笑着开口,又匆匆忙忙地跑出去。

“真是没有规矩!平日里都被公主您惯坏了!”姜离在旁边无奈开口,谁让这公主殿下性子好,对待下人也像对待姐姐妹妹一样。虽然公主平日里不学无术,只知道吃吃喝喝,但和她在一起的下人都很幸福。所以就算公主这般模样,她还是愿意陪伴公主左右,只是,这公主什么时候能明白她们的真心呢?

沐兰芷笑了笑,只是淡淡一句:“走吧!”她以前,总以为这些丫鬟对着自己笑是在嘲笑自己,可现在静下心来一想,她们却毫未提及自己的外貌!

当下大陆分为三个国家:恒丰国,墨语国和沐灵国。恒丰国是中立国,而墨语国和沐灵国战争接近百年,百年来生灵涂炭,两国百姓都已经厌倦了争斗,只有一届又一届的君主为了自己的野心和权力不断地抢夺对方的领土。这一次的战争墨语国因为内部fu败错杀忠臣,奸臣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导致战败,只不过沐灵国君主没有占领,反而提出和解。

墨语国君主表面签和,实际上还是暗潮涌动。墨语国三王爷墨兰卿被作为质子送往沐灵国。墨兰卿和自己的父君不和,在墨语国也是受气之人,所以被送来当做质子不足为奇。

对于墨兰卿的传闻自然是千奇百怪,以至于大街上一群好奇之人堵着想要一睹墨兰卿的芳容。

马车内,那人黑亮垂直的长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那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仿佛被送来当质子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路人甲疑惑开口:“为什么不敢露面?是不是太丑了?”

路人乙:“可能吧!不然怎么送过来当质子?”

旁边的侍从听不下去了,对着车内的人小声开口道:“王爷,不必理会,一群庸俗之人罢了!”他们王爷从小就被人说着闲话,如今到了这里又是这样,结果最后看到那绝世容颜一定又一脸惊讶,真是庸俗至极!

墨兰卿冰眸紧闭,并没开口。只是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是有些不耐烦。

马车就这样在人群的围拥下缓缓行驶到了皇宫,进了皇宫正殿。这一点墨兰卿是没有想到的,自己不过是个败国的俘虏,竟然能在正殿被迎接!这沐灵国国君果然如传闻那般,是个明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总是要逃跑》

                           

原创文章,作者:吃猫条的豆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iftzg.com/books/16793.html